十一运夺金走势图爱彩乐|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表

信息正文

花開在哀牢

發布時間:2016-10-19 10:05:26 來源:未知 點擊: 收藏
一場流年似水的雨一直流年似水地下,直到夏日的時光都盡了,雨水還沒有完。到哀牢山去,看雨水浸潤的群山如何在千篇一律中孕育夏之繽紛,看

 

 

一場流年似水的雨一直流年似水地下,直到夏日的時光都盡了,雨水還沒有完。
 

 

到哀牢山去,看雨水浸潤的群山如何在千篇一律中孕育夏之繽紛,看夏花在雨意淋漓中各安其所。雨滴在霧意里飄搖,是沁人心脾的一聲早安,滿枝頭清涼綠意蕩漾,是夏至立秋節令里觸目皆是的美滿。就連新葉且當花看,也是。就連山間清嵐游離,也是。就連一株紅色山茶,即便豐盈濃重,也是。
 

 

入山的道旁守候一株高大木荷,濃霧里盛開,米白色花朵如同山茶花瓣般厚實古樸,散落一地也有情致。在鋪滿木荷花的潮濕山道行走,人也沾了仙氣般脫俗了。哀牢山中一定有許多織霧的仙女,她們住在這山上,渴了就飲樹葉上的露,餓了就采擷野花中的蜜,沒日沒夜織霧,把霧氣布在這連綿不絕的哀牢山上。霧越加濃了,野生連翹在山野里估摸著長,即便無人觀賞,也長得十分認真,絲毫不隨便。山道旁不知名的藍色小花柔軟著,輕盈著,是哀牢的溫柔。
 

 

再深的林中也有村落,哀牢的村落里并不缺少花開。大花馬齒莧長在院落之外,是一道天然鑲邊。

 


 

整個夏季的陽光少有,被稱為太陽花的大花馬齒莧仍是朝九晚五,不耽誤每一次盛開,越到酷熱的夏天,長得越是旺盛。鮮艷的大麗花簡直就是鼎盛了。被水打濕的層層花瓣顏色反而濃重,垂垂地低著頭,潮濕的紫紅色順著雨水滴下來,是夏日里濃得化不開的繁盛。
 

 

鳳仙花最多。將鳳仙花瓣細細搗爛包裹在指甲之上,染出橘色指甲,這大概是哀牢人家的女孩兒在學會照鏡子之前,就已經擅長的愛美之法吧。如此包裹染出的指甲天然美麗,清新淡雅,時間能保持一整個夏天而不脫色,最俗氣的方式,成就了一種最脫俗的美。用來染發也美,將搗爛的花瓣包裹在頭發上,沾染花漿的秀發在陽光下折射著姑娘不安分的小心思。鳳仙花結白色茸毛的蒴果,成熟之后毫不猶豫彈裂為5個彎卷的果瓣,細小黑色種子彈落在泥土里,來年又在原地絢爛。
 

 

種植鳳仙花的初衷或許是為了防蛇。農家種植的許多植物據說都是為了防蛇,而這些防蛇的植物無一例外皆是柔弱的花朵。花朵當然不可能拿起武器去對抗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動物,它們始終嬌弱,卻正是這種嬌弱,往往能戰勝一切邪惡。人總愿意把希望寄托在手無寸鐵的某種事物之上,比如妄圖讓一株柔弱的植物守候家園防止蛇蟲蟻鼠的入侵,又或者以為桃枝和某種長滿細刺的金剛鉆能夠阻擋一些肉眼不能見的魑魅魍魎。正是如此,哀牢山上的植被們,與生俱來的神圣使命總超過了它們的欣賞價值。
 

 

在這哀牢山上,那些絢爛彌漫的花朵盛開后凋零,而另一些不起眼的小花結出果實。蛇泡常年盛開素雅白色花朵,果子成熟在清明,將視野范圍所及的所有紅色小果盡采摘,一嘗再嘗,依然是記憶中一直念念不忘的清淡甜味。兒時年少,正值人生的春天,或者,這般酸酸甜甜滋味,又正正就是人生春天的況味。與蛇莓極其相似的是白莓。哀牢山頂高海拔地區潮濕的生態壞境生長許多白莓,細小的藤蔓匍匐在地表,在開放白色小花的同時亦不停結出細小的白莓。白莓有酒釀的香甜之味,味道比蛇莓要好,吃多了會讓人生出醉意般眼色迷離,看什么都美。
 

 

杜梨遍布山野,開的花民間稱棠梨花,細細碎碎淡綠小花開在春日,可食。也結果,結形如雀梨指頭大小的圓形棕色小果,就是杜梨,果實成熟于秋。野東西總是充滿不可馴服的野性,小小果粒沿襲著花開的格式一簇簇放射型生長。一些花在開,一些花已敗,一些果實成熟,另一些果實早已干枯。這果實是永遠長不大的,苦澀在秋風的沉淀里漸漸轉化為果糖,與舌頭的觸碰充滿著有顆粒感的沙甜。兒時時光總是難以捉摸,有時很短很短,如童年稍縱即逝。有時卻漫長,等一粒果實的成熟總是眼巴巴從春盼到夏,又從夏盼到秋。臨末了,總有一些果子被山間的鳥兒分食了去。山野慷慨,在孩童未采食山間無盡的野果之前,這所有的果實原本都是麻雀和松鼠的口糧。



 

一些花始終開在哀牢。開在彌漫著霧色的山道上,村落旁。不知何故想起那句極盡纏綿的詞,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消金獸。屬于哀牢山的夏日,極盡繾綣,沒什么不同。不同的是之后。(王瀟躍/文    三月雨  魏啟勇 羅汀 王瀟躍 陳琪/圖)


                                                                                            編輯:李啟剛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爱彩乐